霸王資訊

4 11 月, 2020

tc7o4精华小說 玉虛天尊 ptt-第五百六十七章入口皆通相伴-wl9sl

Filed under: 仙俠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2:00 上午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第五百六十五章入口皆通(错字)
白玉天门,蟠龙金柱,穿过二者向后望去,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宫殿。配合低沉肃穆的钟声,不禁让人心生敬意。
宿钧忽然问:“你觉不觉得,这里有点熟悉?”
任鸿点头。
没错,他对这里感到很熟悉,好像曾经进来过。
两人走入天门,一重禁法自动激活。任鸿随意挥手,打碎上空射下的雷火。
“既然泰皇墓唯有死后可见。那么前世太羲死亡,会不会也进入了泰皇墓?”
当年天皇下降失败,太羲肉身葬入华胥后山的天墓。那也是一座墓,也能通黄泉。
“如果当年我们就进入泰皇墓,或许……”
“你怀疑,我们丢失的那部分记忆,就是泰皇墓的记忆?”
这种事情已有前例。
天渊之中的记忆无法带出,如果泰皇墓的记忆也无法带出,很正常。
“那么,我们和八代相识,甚至八代那一身神通,或许……”
任鸿望着眼前的宫殿,轻声补充下面半句话:“你我在泰皇墓教他的。”
宿钧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睁开:“不行,和天渊不一样,记忆没有回复。”
任鸿也尝试一番,和天渊不同,他完全想不起来和泰皇墓相关的记忆。
“走吧,进去瞧瞧。”
两人在泰皇墓中行走,眼前是一片宽阔无比的广场。
整座广场由青玉雕琢,不见半点瑕疵,就如同一片青色的海洋。
誓不為妃:邪君相公別鬧了
“任鸿你看!”宿钧蹲下来抚摸玉砖:“这里的砖都是万年玉精。”
万年成精的玉魄,已经不逊色神灵。在每一块玉砖中,都能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灵性。
而论年岁,这里每一块砖瓦的岁月都比女娲界要长。毕竟,传说之中的泰皇出自上古,比太昊帝纪还要古老。
任鸿环视四周,思忖:如果这里就是“造化大秘”,那么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寂静无人的广场回荡着一声又一声钟声。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宿钧,咱们沿着钟声,或许能有所收获。”
这个钟声就是骊山天路听到的钟声吧?丧钟?
任鸿暗暗警惕,但钟声除却响彻天墓外,再没有任何变化。
既不能攻击入侵者,也不会增长修行,仅仅是象征哀乐的钟声不断回荡在这座大墓。
叮叮——叮叮——
宿钧试着敲击玉砖,研究广场地面隐藏的防御神禁。
呼哧……
沈香 典心
一大片太阳神火从地砖缝隙爆发,宿钧身手灵敏,快速翻身跳开。
國王萬歲
任鸿拂袖一扫,朱雀元灵啼鸣而起,扑向太阳真火。
但二者刚一触碰,任鸿马上察觉不对。这太阳神火之中孕育的神能,似乎已经超过女娲界的太阳星。
“宿钧,不对!”
他脸色大变,拉着宿钧往后闪。
太阳火仅仅在五块玉砖燃烧,可即便是如此小规模的一团太阳火。在任鸿感知中,已经比一颗太阳的神火总量还要强!
“这只能说,女娲界本源太少了吗?”
回想女娲真身指尖的那一点尘埃,任鸿暗暗苦笑。
纵然他们道行超群,能催生比这团太阳火更加精纯的神火。但从源能浑厚度看,这一团火焰就能对女娲界造成一场大灾难。
太阳火烧了一会儿,很快便自动熄灭。
宿钧掏出泰皇珠。
萦绕宝珠的紫气化作龙形,绕着宿钧轻轻长吟,然后宝珠射出一道光辉,直指远方一重重宫殿门阙。
光辉穿过重重宫阙,宝珠投影出一座雄伟壮观的万神殿。
在那里,朦朦胧胧的天路玉阶从万神殿伸出,探入虚空天道紫极。
星神剑随之有感,也从宿钧腰间升起,剑身照映宝珠灵光,浮现天路尽头的方形物体。
那是一具帝棺。
它比鸿钧二人所见的任何一具棺椁都要华美。底座以祥云、莲花为基,四角以龙凤龟麟为托,而在棺椁四周是无数神灵的浮雕大道。至于表面,是三千大道神文。
当然,在这具棺椁上方悬挂一柄吞吐鸿蒙紫气的古钟。此钟虽然古朴,但作为帝墓钟声的源头,十分醒目
皇商嫡女:醫動天下 乙夢
星神剑和泰皇珠的光泽同时黯去,宿钧道:“那里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
说着,他把星神剑塞给任鸿。“这两件法宝都是太一教遗留,和泰皇有关。或许能当做此地的通行证,你我各执一件。”
死寂冷清的泰皇墓压抑无比,任鸿清楚这里隐藏的危险。他没有拒绝,直接收起星神剑,并把雷泽神剑交给宿钧。
“我拿两把剑也没用,你拿一把防身。”
宿钧接过雷泽神剑,星辉法力自动转化为雷霆,而且是一种紫色雷光。
“紫霄神雷?”任鸿有些意外。这小子的雷道什么时候变成紫霄雷了?
握着星神剑,他身后自动展开一卷星图。
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一一闪耀,运转周天星斗。而在这卷星图的正中央,有一颗虚幻不定的主星——北极星。
任鸿祭炼星神剑,勾陈六星自动运转到北极星位,以勾陈一和北极星相合,执掌星主大道。
宿钧看了看,对此毫不意外。
任鸿命格和他一般,是天帝人皇命格拆分。北宸精也好,耀魄宝也罢,都是帝君命格,统御群星。
要说区别,宿钧的统御群星,以群星本源为法度,以自身运化群星,诞星、灭星皆在一念间。他的法力就是群星光辉,无穷无尽。进一步升华,即为太一紫气,宇宙源能根本。
而任鸿掌控星辰,更注重星辰位序。他通过排布星辰轨迹,从而引申天道法理。对任鸿而言,星辰和雷霆、风雨等自然万象,没有区别,都是天道的一环。
殺手劍仙
然而他俩的大道看似分歧,实则都是对宇宙天道的阐述,只是一个偏向于源能,一个偏向于道理。
走到最后一步,自然有同归之日。
二人准备妥当,开始探索泰皇墓。
可能是二人福缘深厚的缘故,在泰皇墓最初的这座天门附近,并未看到什么凶险禁法。
“任鸿,你还记得咱们看到的地图吗?”
“记得。泰皇墓分九层,比咱们的天墓更加繁琐。”
任鸿和宿钧穿过一条回廊,不知为什么,他隐约觉得这里很熟悉。下意识在某根石柱上轻轻敲击。
然后,这条回廊的神禁自动闭合,整条回廊畅通无阻。
果然,我们可能来过这里。
宿钧和任鸿同时闪过这个念头。
接着,宿钧又道:“泰皇墓既然有宫阙九重,那么每一重的八座宫阙都能进入泰皇墓核心地带。咱们不如选一条熟悉的道路。”
泰皇墓内,能看到天皇阁、三清宫、补天殿等熟悉的建筑。通过他们对这些建筑的了解,或许能快速通往核心地带。
“天皇阁?”
“对,咱们先找天皇阁那边的建筑风格。”
泰皇墓的黄泉路对接入口并非泰皇墓正门,而是整座墓城的八座门户之一。
唯有死者可以通过黄泉门进入此地。
任鸿闭上眼,回忆那份地图上的宫殿。
泰皇墓八门,若是按照八卦之位排布,乾位即是天皇阁,坤位对应骊山派,而在两者之间是兑位。
至于死门所在的位置……
仙道邪君 靜湖竹筏
任鸿对照地图,指着一个方向:“接下来,咱们要往那边去。不过还要穿行一片建筑群,可能比较费时。”
“没事,安全第一。”
说着,两人转道而行。
……
乳海,在二人进入之后,道君们联手镇压寂灭神火。
随着乳海与神火交融,各种天材地宝重新炼化,有各种奇花异草随着浪花涌现。
那些普通仙人见了,纷纷出手收拢浪花中的奇花异草。
过了一阵子,第二重大浪出现,这时浪花中出现无数神兽。
有六翅腾空的天马,有三首吐火的鹏鸟,有通体紫金的五爪龙,还有青光缠绕的鸾鸟……
修士们联手捕获后,继续等待下一批收获。
此时,连山界的宗布神等上前,开始清点两次收获。
他们之前早有协议,等所有物品上岸后,由农皇重新分配。在此之前,大家齐心合力打捞乳海。
一重重浪花上岸,在第八波浪花中,有一道道灵光射向外界。
灵宝!
在这一波浪花中,已经出现真正的先天灵宝。
空中,几位道君亲自出手将灵宝一一镇压。
而在第九波浪花,更有三件震动天地的上品先天灵宝出世。其中一件灵宝如树,闪耀长生道炁。
“咦?”
长生界,一只手轻轻探出。
“我的人参果树回来了?”
此时,正是任鸿疗伤完毕,人参果树彻底毁灭,被女娲界吞噬之时。
长生道人掐指一算,笑道:“看来娘娘已经插手,暗示我不要飞升。”
既如此,那就在女娲界等着万界归一,重塑寰宇吧。
第二件灵宝化作一条金龙,向东方飞去。
夢的衣裳
而第三件灵宝直接落入补天界,去寻六代夫妇。
这三件灵宝并非乳海本身孕育,而是女娲真身炼化古神道躯残骸后,从通道送入女娲界的元气。正巧借乳海造化之时孕育灵宝,增加本界底蕴。
当所有灵宝出世后,乳海变为透明色。天渊涌出的寂灭神火也随着熄灭。但诸位道君没有停下来,因为在九波浪花后,最重要的不死甘露出现了。
这时,任鸿二人已经跨入泰皇墓。
不死甘露份额稀少,除却道君之外只能让寥寥几位真人修成不死真身。
奇香从乳海冒出,一团团晶莹的露珠徐徐上升。
蓦地,地下煞气涌动,一尊尊魔君杀入人间,夺取不死甘露。
“你们敢!”
道君们勃然大怒,纷纷出手和九地魔君斗法。
“魔渊失守?昆仑那群人在干什么!”农皇心中疑惑,目光望向东土。
忽然,他脸色大变。
不仅仅是昆仑山的道君们不见,北斗派、玄都宫乃至东海的道君们全不见踪迹。
而在天空中,他看到一座若隐若现的门户。
“第七通道!造化大秘开启了!”
……
当任鸿二人进入泰皇墓后,如同连锁般激活其他几处泰皇墓的通道。
北辰山麓,姬辰站在观星台占星。
这是他经常干的事,通过观察天相寻找“造化大秘”。
忽然,他看到北斗星区的星轨运行出现一丝不协。在北极星外侧,有一颗八角垂芒的紫色大星缓缓出现。
“这是……”他掐指推算,狂喜道:“找到了!女娲娘娘隐藏的那道机缘,果然在星空!”
通往天渊的第七条通道,亦是前往泰皇墓的入口——辰门。
……
泰山,金虹氏站在山巅,静静俯览九州河山。
在他眼中,九洲河山由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龙脉构成。而这些龙脉走向运转间,仿佛藏着某种规律。
“我这数十年观察果然没错。九州山河气脉运转确有问题。排除玄门纯阳神禁的干扰,还有一件十分强大的东西影响地脉运行,形成另类磁场。”
虽然运行误差极其微小,但在群山之主面前,仍无法逃过他的推算。
“是这里!”
金虹氏一步跨出,来到一处风水宝地。
远远望去,山势如九龙翠屏,两侧秀水流淌。竟是一处不逊人间帝王墓地的无上墓葬地。
“若是有人将祖辈葬在此地,必能保佑后人,谋求帝王命格。”
而这至尊至贵的风水宝地,却从始至终无人察觉。
左右张望,这片风水宝地弥漫着一股灵气白雾,正是这片白雾遮掩天机,才让人无法来到这里。
这次,金虹氏也是机缘巧合,凭借冥冥之中的一道气机,终于闯进来。
“咦?”他目光落在脚下,动手翻开一片土地,露出一块硕大无比的青色仙玉。
“哈哈……三代嘲笑我修行山法,非天道嫡系。他又如何知道,我参悟群山之道,就是为寻找造化大秘的所在!”
金虹氏立刻传讯五岳派,找人一起清理此地。
没多久,一座青色墓门出现在五岳诸仙眼中。
“女娲氏遗留的造化大秘,竟然是一座墓?”
……
西海,在夙沙氏参与搅乳海的同时。他的一道分魂穿梭在海浪间,不时往海眼处走动。
突得,他察觉水流变化,顺着海水流动飘到东海。
“造化大秘竟然藏在东海?莫非是那个地方?”
相传,四海之地有五个大海眼。那最后一个海眼负责将四海污水吞噬收纳。
“归墟。”
来到东海深处,他看到一个归墟大漩涡。黑压压的漩涡不断吞噬周边一切,而在漩涡中央有一座金灿灿的门户。
“找到了!”
四代不假思索,调动西海本源凝聚海神之体,钻入漩涡。
四海动荡,海龙王一脉立时有感。望着归墟大漩涡,几位龙王联手入内探险。
碧游宫,金灵圣母得知后,也率一众门人赶往归墟大漩涡。
……
补天界,六代和妻子站在自家补天石前。
当年西北天崩,他们夫妻联手修补天穹。同时二人心有所感,自己修补的这处天缺背后,就隐藏着一重造化之门。
如今这座门户激活,已经对二人打开。
六代神情纠结,最终幽幽长叹:“果然,造化大秘就在天阙之后。紫琴,看来我要出门一趟了。”
那位娘娘早有准备,这一场纵然自己不断退避,最终还是退无可避啊。
“我陪你一起。”
“算了,你留着吧。咱家孩子不省心,总要有人在外头看着。至于造化大秘……反正我没打算争,回头露个脸,主动弃权也就是了。纵然天皇陛下怒我恼我,可我不争不抢,他还能如何?”
……
沙天楼,七代面前摆放一卷图纸。
如果风黎仙子看到图纸,会惊讶发现,这卷图纸就是当初那听雷老者所画的“骊山城”。
“听雷所衍生的图纸,此图城既然不是九天雷城,那么就应该另有所指。雷乃造化枢机,莫非造化大秘就在这里?”
这时,七代从手下人处得知其他各方动静。
他面色蓦然一惊,哈哈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造化大秘竟然是这个?女娲氏,你藏得可真深!”
剑气一动,眼前的图纸被绞得粉碎。
他对身边众人道:“走,我带你们去看看所谓的天地第一玄奇。”
“楼主,可你把图纸摧毁?”
“哼,造化大秘藏于极道之间。想不到这一点,我竟然是最后一个明白。难怪四代要藏入于海,五代要化身山主。原来他们是通过山海纹路,推算造化大秘的地点。”
造化大秘隐藏在世间万象背后。
观星,可以从星辰轨迹找到造化大秘的入口。
听雷,能通过天地雷音的震动,察觉那处隐藏在九天之间的神秘宫殿。
呼风,通过天地间的风之流动,能察觉那座隐藏在清霄之后的庞然大物。
寻山,依托山脉地气运行的风水,寻找到造化大秘的门户。
探海,借助海洋的暗流寻找归墟,从而进入造化之地。
补天,利用天之缺开辟一道通往造化大秘的门户。
“而我的选择,则是通过这片黑暗。”沙天楼主指着笼罩大本营的黑暗:“这片先天而存的黑暗界域,只要升华到极限,即可找到那处藏于杳冥间的城池。”
晚春
他当先往黑暗深处走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一人不禁问:“楼主,您所谓的造化大秘,莫非是一座藏身九天之间的城池?”
“按照听雷得到的地图,应该叫做‘骊山城’,但这个名字并不准确。”沙天楼主:“这应该是女娲氏遗留的造化神城,到底有什么,必须去了才知道。”
蓦地,他察觉黑暗之中的涌动,有一缕气机在前牵引,让他感受到黑暗尽头的神城。
……
华胥山,滚滚怒雷笼罩阴空。
八代盘膝而坐,托腮望着天空中发怒的那只眼睛。他冲二代说:“喂……前辈,咱们就让陛下继续发火?”
“陛下几千年来,一直没能察觉泰皇墓的线索,现在气得不行,就让他发发火吧。”
昊英氏嘴角带着笑意。
泰皇墓……想必是娘娘留下的手段?有意思,有意思啊,依娘娘性格,泰皇墓里必然留有种种陷阱。这就是所谓的天位之战吧?看看这几个小子,谁能夺取泰皇权柄?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无赖少年,站起来对天目道:“行了,陛下。咱们也该找入口了。”
“根本不用找!”天目怒道:“泰皇墓被女娲藏在法则之间,极道之地。只要将天地一条法则演化到极致,便能感受到泰皇墓的召唤。只要通过天地万象看破本质,也能穿越到泰皇墓。而七条天渊通道彼此相连,通过天渊也能过去!”
帝王心術 寂寞
圣胎从山腹走出,露出一尊容貌和任鸿相似的男子。
“走,带上咱们的人,去泰皇墓!”
……
天渊第七通道出世!
虽然九州道君们不清楚造化大秘到底是什么,但看到姬辰率北斗派众人进入那个通道,纷纷坐不住了。
青玄大道君招呼同门,哪怕妙玉等人在闭关疗养,也被强行叩关唤出,一并赶往第七通道……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