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11 11 月, 2020

g8czf精华都市异能 漢明笔趣-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驅狼吞狐-egpj2

Filed under: 歷史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10:06 下午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吴争意识到,勒度,已经成为不了双方暗中交易的筹码,最多,充其量只是个赠品。
所以,吴争不得不另想他法,在以满足济尔哈朗要求的同时,去制肘济尔哈朗在达到他目的后,可能会毁约的可能性。
吴争为此,特地连夜赶回了杭州府。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个可以有效掣肘济尔哈朗的人。
……。
杭州城,清波门向东的这条横街,名为铁冶大街。
是以它临南侧不远的铁冶岭而得名。
铁冶岭上出过两个名人,一古一今,一古指得是元末明初诗人杨维桢,他的《西湖竹枝词》——“苏小门前花满株,苏公堤上女当垆。
南官北使须到此,江南西湖天下无……。”
以此倡导出了一种新的诗体——以民歌体描绘西湖,成为当时一种时尚。
一今,指得是万历年间,出了个江南名士查继佐,号“伊璜”。
查继佐是崇祯六年举人,但一直未能入仕。
明朝亡后,随鲁王朱以海监国绍兴,做了兵部职方,在浙东地区抗击清军。
清军南下占领杭州府后,于当时朱以海所部明军在富春江边打了一场仗,结果大败。
这场败仗,也就是吴争回到绍兴府,在码头受到拦阻,百户赵史向他说起的那场败仗,三万对六千,杀敌五百多,自伤三千多,却被朝廷称为“胜利”!
此仗之败,令查继佐心灰意冷,加上年纪也大了,于是辞去官职,隐居海宁硖石东山万石窝,并改号为左尹非人。
后来,吴争崛起于江南 收复了杭州等府 查继佐这才回到了杭州清波门以东的铁冶岭旧居。
原本他是想入仕的,可惜 吴争对江南旧文人不太感冒 不承认前朝功名、不开科举只靠举荐和留用,并向各级官府掺入大量的武人 这使得查继佐没了入仕的可能,加上已年过半百 查继佐便按捺下了入仕的心思 决定终生隐居铁冶岭了。
可世事终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吴争在杭州府开府设衙之后,随着一批朝廷官员由应天府入杭州府,譬如象张煌言、张国维等人。
他们的到来 让大将军府治下的读书人有了入仕的可能 可以走举荐这条路了。
查继佐曾在鲁监国麾下为官,与张煌言、张国维等人都是熟悉的。
张煌言向吴争举荐了查继佐,吴争虽然对“名士”不太感冒,但张苍水的面子不得不给。
可这个时候,查继佐已经静心 不想为官了。
查继佐至大将军府进见,向吴争说明了他的心意。
正好绍兴府之战结束 多铎被斩,博洛被擒 吴争当时促狭之下,在铁冶岭 也就是查继佐的宅子边上 修了间屋子 将博洛囚禁在那,并指派了一个任务给查继佐,那就是每日教博洛读圣贤书。
这个差事,原本查继佐是不肯应的,可毕竟拒绝了征辟,加上当时吴争收复南直隶,气势正盛,查继佐确实是不敢直言拒绝,不得不应了下来。
于是,铁冶岭上,不久就响起了“琅琅”读书声。
……。
青山相伴,绿水环绕,黑瓦灰墙,相得益彰。
沐斬:末世變革
两处独栋相连,院外有数名强壮大汉四下巡逻。
院子里石桌石凳,一尘不染。
两个灰衫男子正在诵读。
“博洛,跟老夫一起读……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何意?”
“中庸,作为一种道德,该是最高等的典范了……。”
“唔……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帝尊 宅豬
“何意?”
“……不去培养自己的品德,不去讲习、传授自己所知学问,听到义在那里,却不去追随,有缺点而不能改正,这些都是我所忧虑的……。”
吴争在院外听着惊讶了,努尔哈赤之孙、满清郡王、被俘前是清廷征南大将军、手上沾满了无数汉人鲜血的博洛,此时安静得如同一个读书人。
果然是环境改变人哪!
誘妻入懷,狼性前夫靠邊 哇坑MM
随着巡逻的士兵发现了吴争的到来,向吴争行礼的声音,不可避免地惊动了里面的人。
劍傾幻界
查继佐起身出门,向吴争揖身道:“不知吴王殿下亲临,有失远迎,还望王爷恕罪。”
吴争单手一扶,微笑道:“不知者不罪。查先生这三年间辛苦了,里面那厮学得如何?”
查继佐苦笑道:“王爷将此人一拘便是三年,起初,博洛怒吼、哭喊,坚决不学……之后,臣想了个法子,那就是他不学,便不给饭吃……此计效果甚妙,博洛不闹了,可依旧是敷衍……撑过了半年才慢慢安静下来,开始随我读书……。”
“教了些什么?”
“按王爷吩咐的……读圣贤书。”
“唔……很好。”吴争满意地点点头,把一头狼驯成了绵羊,至少看起来已经是只绵羊了,看来圣贤书的威力还是巨大的,当然,查继佐功不可没。
“孤有事与博洛私下讲……你且待在外面。”
“是。”
……。
“博洛。”
若愛已成婚
“在。”博洛起身,低着头应道,“见过吴王殿下。”
吴争随意地坐在之前查继佐授课时的位子上,压压手示意道:“坐吧……不必拘礼。”
“谢吴王。”
吴争满意地点点头道:“听查继佐讲,你这三年学得不错?”
“衣食足而知荣辱……是查先生教得好。”
吴争眼中精光一闪,笑问道:“何为荣辱?”
易道巫途 扣子別針
博洛闻听身子一抖,霍地抬头,然后又迅速低头,道:“博洛知罪!”
“哦?何罪?”
“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博洛的罪过在于,滥杀了许多不该杀之人。”
放開封神讓我來
吴争大愕。
博洛是说,杀掉坏人而使大众得到安宁,杀人是可以的,进攻别的国家,出发于爱护它的民众,进攻也是可以的。
也就是说,博洛依旧认为,清军入关,是正义的,是替明朝镇压大顺、大西民乱。
看来,狼就算被囚禁了三年,骨子里还是狼啊。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