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6 12 月, 2020

986y4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末世第七城 愛下-875 上善若水鑒賞-nnpun

Filed under: 科幻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3:13 上午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
晚上十点,灯火通明的商圈内,光年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曾锐的面前坐着大侦探磕碜。
磕碜耐心地听着曾锐说完了自己的要求后,眼神有些迷惘的冷不丁问了一句:“叶董,你最近是不是和你们易总关系不太好啊?”
曾锐一愣,回道:“为什么这么说?”
磕碜用他那不比绿豆大到哪儿去的小眼睛,贼溜溜地在曾锐身上一通打量道:“虽然说我要以为客户保密为己任啊!但是我还是很好奇,你说就你们这两个光年老阴B,为啥要在同一件事儿上花两道钱,来找我办呢?”
“你的意思是,这活儿易达已经吩咐给你了?”
“对啊,所以我才好奇,要是就为了这点事儿,你完全没必要再喊我过来一趟啊…”
整明白咋回事的曾锐,点头说道:“行,今天算麻烦你磕大侦探白跑一趟了,这事儿易达确实没和我说。”
誘婚之軍妻難征服 蕭瀟兮
“得嘞,这活儿最多再有个三五天时间,我就能办完了,回头你们记得付我两份钱昂!事虽然是一件事儿,但毕竟我是受了你们两人的委托!”
蜀山伏妖記
絕色萌仙 媚眼飛飛
星戰風雲 帝乙歸妹
说完,磕碜就双手插兜离开了。
磕碜走后,曾锐抄起电话拨通了易达的号码。
“达哥,我今天去城南,发现了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虽然之前易达并没有给曾锐说自己去调查张志阳和福超的事儿,但通过今天绿龟话里的意思,让曾锐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
特罗那个所谓的经理,消息究竟是从哪来的,又是为什么会确定目标只有张志阳一人,如果说这件事儿也是袁承授意的,那为什么会选择对张志阳下手呢?
相比较而言,小虎以及跟张志阳同期加入,但名声更响的福超不是更合适吗?
面前的层层迷雾,让曾锐眉头紧皱,想要把这件事儿一层层破解,还少不得又费上一番功夫。

坐在城西治保分局,局长办公室内的蒋星,望着面前那张挂着上善若水的字帖咬牙切齿。
上善若水取自老子《道德经》,意思就是最高的善就像水一样。
豪門閃婚:boss男神太難纏 席牧
但是挂在治保办公室里也有着另外的一番解释:水善于帮助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治保的工作同样也是如此,对待人民群众要像水一般真诚,为政要像水一样有条理,解决问题要像水一般无所不能。
同时,水虽柔,但同样也能以柔克刚。在面对犯罪嫌疑人时,水的打击同样也应当是无坚不摧!
唐王 光速旅者
可怀揣着一颗热忱之心,想要在城西有所作为的蒋星,才刚刚走马上任,就被李枭给狠狠的上了一课。
他在公开表示,要求李枭来治保分局谈话,被拒绝后,今天他当着全分局人的面开展了关于“光明”行动的专项整治工作。
谁知道,这“光明”行动非但没有让李枭老老实实到治保分局来,反而是让对方有讽刺的手法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当大案队联合片区治保所的干事一同对天宫娱乐会所进行检查时,发现整个天宫娱乐城一片漆黑,院门五光十色的大门口,仅挂着两个白色的纸灯笼,在风中摇曳。
来都来了,治保干事自然也不可能因此而止步,结果不看不知道,一走进去才发现,更为渗人的画面还在后头。
走进大厅,同样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往日喧闹的舞池安安静静落针可闻,原本正中间的DJ台上,摆着两根白色的蜡烛,蜡烛正中还插着一张白色的纸片。
打算一探究竟的治保干事要求经理打开了大灯。
“蹭!”
靈魂殯葬師
大灯一亮,只见整个大厅内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治保干事们低头扫下脚底,才发现脚底下竟然是厚厚的一层纸钱。
而正中间在两根白蜡烛照耀下忽明忽暗的白色纸片,竟然是一张个人肖像画,如果仔细观察的会发现,那肖像画画的正是城西新任的治保分局局长蒋星!
当治保干事责令拆除这些东西的时候,李枭出面了,轻飘飘的甩了一句:我儿子死了,我也没搭灵堂,在自己店里简单的布置一下,也不存在任何消防安全隐患,店是我自己的,几天不营业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要换成天宫的经理负责人啥的出面,那今天城西带队的大案队队长孙一鸣或许还会言语两句。
可人家boss李枭都直接给站出来了,孙一鸣也清楚,以自己的级别,别说将对方说服了,就是和他对上话都困难。
我是科技教父
行动出发是浩浩荡荡,可最后撤退的时候却是显得灰头土脸了。
当孙一鸣一行人刚坐上车,车子还没来得及发动时,李枭竟然让人特意在门口整了一排大喇叭,将音量调到最大后,哀乐声震耳欲聋。
没别的,就是为了恶心你们这些城西干治保的!
等孙一鸣将消息,反馈给坐在局长办公室里运筹帷幄的蒋星,后者一听到自己组织开展的行动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那必然受不了啊!
就在他急的背着双手,在办公室来回踱步时,更加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城西的治保求助热线被彻底打爆!
来报案的群众来自各行各业,报的案子也是五花八门。
当街飞车抢夺的,闹市区聚众斗殴的,包括还有在饭店里吃霸王餐的,隔壁老王喝醉酒进错屋了邻里纠纷的。
总之,这半个小时里,光是治保求助中心接到的案件就超过上百起,就算是城西警力全员出动,都做不到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
更可怕的是,距最早赶到几期案件发生现场的岗哨干事反馈,凡是上报的案件,件件属实。
如果说,这件事儿是被人恶意报复,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话,还能够解释的通。
可是像现在这样,案发率剧增,尤其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是少数,大部分都是极为恶劣伤害案子,如治保人员不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那报案人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
并且报案的人还在不断增加,根据治保求助中心的记录,到目前为止,已经接到了报案多达两百六十六期了…
仅仅一个小时不到,从治保求助热线再到各科室主要负责人,包括他蒋星的电话都彻底占线…
風魔 長風
好不容易拨通了蒋星号码的罗区长,对于今晚的情况仅留了一句话:无论如何,你要把面前所有的问题处理清楚,如果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你不能让城西恢复风平浪静,我会主动向上级领导反映城西治保方面出现的问题。
这话啥意思?
你蒋星没来城西,我城西治安环境或许略差一点,但绝对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被人家整的无从下手。
原本治保的编制就一直处于超标的状态,结果一接到群众报案,竟然连处理人你都派不出来?
拿着纳税人的钱,你既然啥事都办不了,那我就和上级去申请,你别干了,换人来呗!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