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6 12 月, 2020

pbi08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txt-第二千五百一十章 殷公大案坐王謐分享-css4p

Filed under: 歷史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8:13 上午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建康城,台城,太极殿。
刘裕一身朝服正装,与王谧分列两班文武官员的首位,而刘毅和何无忌则并肩而立,站在他的身后,大殿之上,龙榻上的司马德宗,仍然是跟个不知死活的植物人一样,就这样躺着,而司马德文则是侍立在龙榻的一边,那象征着朝廷权威的玉玺,则是放在司马德文的右手边一张小案之上,今天这是难得的北府三巨齐至的大朝议,很多事情,会现场拟诏并盖玺。
司马德文目光扫过全殿,自从王妙音交出玉玺后,那个可以掌玺盖印,手握大权的人,就变成了这位琅玡王殿下,他的目光最后落到了刘裕身后的何无忌身上,微微一笑:“何刺史,这回朝廷晋升你为镇南将军,领江州刺史,都督江,湘二州诸军事,加督江夏郡军事,可以说,把西边的重任委托给了你,你要不辜负朝廷的厚望,为国再立新功啊。”
何无忌站出了列,行了个礼:“无忌身受国家大恩,无以为报,只有尽心竭力,为国尽忠。”
司马德文点了点头,说道:“众位大臣,将军ꓹ 还有何要事需要上奏呢?”
何无忌大声道:“陛下,臣有本启奏ꓹ 东阳太守殷仲文,本系桓楚余党,曾为大逆贼子桓玄篡位之事ꓹ 出力极多,本应斩之以徇ꓹ 只因其曾戴罪立功,救出王皇后ꓹ 这才由陛下开恩ꓹ 特加赦免,还让其担任东阳太守一职。”
司马德文点了点头:“这些是旧事了,何刺史重新提及,有何用意呢?”
何无忌咬了咬牙,沉声道:“此獠受国如此大恩,本应感激涕零,为国效力ꓹ 以赎前罪,可是他却变本加厉ꓹ 居然还暗中勾结桓氏余党ꓹ 为他们通风报信ꓹ 出卖朝廷的军事机密ꓹ 以至于前线将士屡屡平叛不利,就在于我军的调动ꓹ 军情全被敌人所掌握ꓹ 所以处处被动。”
司马德文的脸色微微一变:“何刺史ꓹ 此事可有真凭实据?”
何无忌从袖子里拿出了几封书信,高高地在空中扬起:“这些信件ꓹ 乃是前几天,辅国将军,淮南太守刘怀肃,讨平盘踞胡桃山的桓楚余党桓石绥,司马国璠,陈袭等贼人。桓,陈二贼授首,而司马国璠则侥幸逃脱,在他们的巢穴之中,搜得了这几封书信,都是殷仲文亲笔所写,他的字与行文,当世皆知,诸位如果有对此怀疑者,可以比对。”
文官之中,传来一阵惊叹之声,谢混恨恨地骂道:“怪不得这家伙前天连何刺史的文坛大会都称病不去了,原来,这是心里有鬼啊!”
郗僧施笑道:“何江州,你是不是当时故意要设宴诱他前来,再当众揭穿他的呢?”
異界法神 飄渺
遙遠的橋 [美]科尼利厄斯·瑞恩
何无忌摆了摆手,正色道:“这倒没有,那日设宴之时,我还没收到这些书信,当时还以为他是真的病了,可没想到,他是心中有鬼,在家装病!”
玩轉火影 2010
刘毅的声音冷冷地从一边响起:“纠正一下何刺史的说法,这殷仲文不是装病,而是在策划逃跑。司马国璠逃脱之后,迅速地向他报信,所以他才会借着带东阳郡的移民去江北为借口,擅离守地,其实就是想借机逃往江北,只是,他没有接到命令,不能私自过江,所以,他还想要借给刘镇军献上礼乐为借口,想要取得刘镇军的批条,让他能逃过江去,幸亏刘镇军坚持原则,将之斥退,这才断了他逃跑的路子。”
站在左边的孟昶眉头一皱:“难道他不会自己逃跑吗?”
刘毅摇了摇头:“殷仲文是个文人,不通军旅之事,就算是逃命,也是要坐车乘舆的,既骑不得马,也走不动路。所以,他被拒绝之后,就想着找别的办法,请相熟的世家高门为他请命,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何刺史一到,他自乱阵脚,而我的部下也早就盯上他了,一直将之监视,不允许他出城!”
司马德文长叹一声:“国家有大恩于此贼,他为何还要这样恩将仇报?!”
農家傻夫
總裁寵妻百分百 無墨兮
何无忌冷笑道:“从这些书信上看,殷仲文不仅不领国家的情,还埋怨朝廷没有给他以前在桓楚时当的宰相,所以心生异志,他还挑唆身为宗室的司马国璠,胡说什么刘镇军和我等北府旧将,是和桓玄一样的贼子,要篡夺大晋江山,不给司马氏宗室亲王机会,这才骗得司马国璠这个蠢货居然会背叛大晋。”
司马德文恨声道:“此贼真是该千刀万剐,孟仆射何在?”
異界之唯武獨尊 大雪崩
孟昶应声而出,司马德文沉声道:“孟仆射,你主管都官尚书,负责刑狱之事,此案,就由你来审理,如何?”
孟昶看向了何无忌:“还有请何江州把相关的证据移交给我,我会马上拘拿殷仲文,迅速审理此案。”
王谧突然开口道:“陛下,臣以为,殷仲文大逆不道,可能是看之前桓胤,刁雍等桓楚余党被诛杀,而心中不自安,如果此事大加审判,牵连太广,只怕会让人心进一步动荡,殷仲文如果谋反铁证如山,那尽量将之一人诛杀即可正国法,不宜做成大案。”
司马德文轻轻地“哦”了一声,正要开口,一边的刘毅却冷笑道:“王录公(录尚书事),好不容易破获了这个大案,正是好深查到底,挖出更多反贼的好机会,你为何要从中阻止呢?难道说,你跟这殷仲文能有什么关系?”
王谧的脸色一变,厉声道:“刘抚军,我虽然与殷仲文在伪朝时都同殿为官,但那是不得已,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要说在桓楚政权为官,你我都当过,又何必抓着个殷仲文不放呢?现在大晋刚刚复国,陛下也摆驾回来没多久,需要做的是安定人心,而不是制造大案,牵连太广!”
刘毅冷冷地说道:“王录公,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当初在伪楚的时候,殷仲文和卞范之好像就多次进言,要桓玄下手除掉我们这些北府旧将,从刘镇军开始,一个不留,当时你好像也没说什么不要牵连太广的事吧。还有,请问当年桓楚篡国时,我大晋的玉玺何在?!”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