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6 12 月, 2020

3fuf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第0233章 行險一搏鑒賞-42mpa

Filed under: 玄幻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11:19 下午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这些事从这家伙嘴里说出来,江跃和罗处他们听着就够毛骨悚然了,那些一直被困在公寓里,在绝望和恐惧中等待死亡的人,可以想象最后这些日子该有多么煎熬和痛苦。
像梅老校长这种老人家,哪怕洞悉了危机和恐惧,却无能为力,只能坐而等死。
逃又逃不掉,电话又打不出去,与外界又联系不了。
便是想留一点线索下来,也还要通过偷偷摸摸的方式,不能被察觉,否则连那点线索都留不下。
江跃也不得不佩服这幕后黑手的算计能力,就他们这些人手,要把整个楼栋一步步控制下来,每天弄死一批人,炮制一批怨灵,收入灵幡之中。
但凡有一个环节没算计好,局面恐怕都会失控。
而他们居然成功了,由此可见对方有多么精于算计。
按这家伙的说法,16楼那位被分尸的文玉倩,是这栋公寓的第一头鬼物。因为死状惨烈,怨气极大,资质超群,所以它肯定是子母鬼幡里七大母幡其中之一。
而且她还是那杨师的重点培养对象。
回想起来,柯总在16楼看到的鬼脸,看到的残躯鬼影,甚至后面从天花板上倾泻而出的长发,应该都是这文玉倩。
想起老董,江跃问道:“你们把老董弄到哪里去了?”
“老董?他可没那么幸运,那头女鬼不会让他这么轻易死掉的。他用耳机线勒死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对耳机充满怨念,一直用耳机折磨他……”
“所以,外面那些耳机鬼咒,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你们是调查耳机咒语来的吗?”那人惊讶反问。
看到江跃眼神凶狠,那人缩了缩脑袋ꓹ 不敢再问。
点头道:“我听杨师说,耳机鬼咒要满七七四十九道怨灵才够。如果那老董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ꓹ 或许可以放他一马。”
主播嬌妻
“七七四十九道怨灵?都收到这子母鬼幡里么?”
“不……”那人面露恐惧,脸上肌肉抽了抽,“这些怨灵不收入子母鬼幡ꓹ 而是给那头女鬼吞噬的……”
“吞噬?”鬼物吞噬鬼物?
“这子母鬼幡,母幡为主ꓹ 子幡为辅。母幡的鬼物才是核心,如果需要ꓹ 就算子幡的鬼物ꓹ 也是随时可以被吞噬的。虽然杨师没有明说,但据我观察,母幡的鬼物要变强大,吞噬同类鬼物是最快的办法。”
“这些天,母幡的鬼物吞噬了多少?”
“除了那头最早的鬼物,母幡其他的鬼物目前吞噬能力都还不算太强,两三天才能吞噬一只。但最早那头鬼物ꓹ 一天可以吞噬两三头鬼物,一旦吞噬满了七七四十九头鬼物ꓹ 恐怕整个星城都无人可制……”
“包括你那杨师?”
“不ꓹ 杨师通过母幡可以操控它。它再强ꓹ 还是无法摆脱母幡操控的。”
江跃头皮阵阵发麻。
“目前为止ꓹ 它大概吞噬了多少?”
“我没计算过,估计得有二三十只吧。”
二三十只ꓹ 那离七七四十九的数字还有段距离。不过子母鬼幡这种鬼东西ꓹ 的确邪门。
母幡的鬼物吞噬子幡的鬼物ꓹ 这种大鱼吃小鱼的模式,完全泯灭人性。
更何况ꓹ 这家伙不单单是炮制鬼物,连人家的尸体都不肯放过。尸体还要分尸重组,制成尸傀。
这种惨绝人寰,断子绝孙的勾当,也不怕天打雷劈?
江跃先前跟柯总的尸傀交过手,知道这玩意的力气大的惊人,破坏力极为可怕。
正常人如果没有觉醒,五个都未必打得过一头尸傀。
最可怕的是,如果尸傀没有情感,没有意识,那它们完全就是行尸走肉,是行走的战斗机器。
不存在恐惧,不存在退缩的战斗工具,想想便让人头皮发麻啊。
如果现场有大队人马,全副武装,倒也不怕这玩意。
可现在问题就在于,他和罗处就俩人。
手上虽然缴获了几把枪,罗处随身也带了枪,也有一些弹药。可要说对付这么多尸傀,能否搞得定,可真是个未知数。
想到这里,江跃目光狠厉,瞥向这一条条鬼幡,火把一扬,朝那鬼幡点去。
火把凑在鬼幡上,按正常情况,这种白幡乃是特殊纸质,应该是很容易点燃的。
可江跃的火把凑上去十秒钟,却是一个角都没能烧起来。
这鬼幡竟然不怕普通的火。
那人见江跃这个动作,苦笑道:“你别费力了,子母鬼幡如果那么容易被破坏,杨师怎么可能如此看重?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挂在这里?别说火把,就算整栋楼都烧了,这些鬼幡还是烧不掉!”
江跃莫名想起盘石岭江家宗祠的法阵,飞出一道火鸟,喷出漫天火海,一路横推过去,兽潮瞬间崩溃,化为灰灰。
如果有那种可怕的灵火,这区区子母鬼幡的防火能力,又何足畏惧?
不过眼下远水解不了近渴,必须找到眼下的解决问题的法子。
这些子母鬼幡破坏不了,就无法灭绝这些鬼物。
要一口气灭掉这些鬼物,江跃也很清楚,这百分百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如果不是有百邪不侵光环的庇佑,光是这些鬼物就可以瞬间将他们二人活生生撕碎,更别说反过去消灭人家。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硬刚肯定是不具备条件的。
今日的局面,要破局唯有智取。
江跃瞥了眼前这家伙一眼,看他眼巴巴一脸求饶的样子,江跃冷笑道:“你放心,我不杀你,不过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造化了。”
说完,江跃一拳把对方打晕。
招呼罗处同样把他给绑起来。
这么一来,三十楼四个人都被绑了起来。
江跃一手一个,将他们提在手上,两个丢在楼道口,还有两个丢在另外两个角落,分别丢在四个不同的位置。
每个人都绑在椅子上,他们想挣脱也绝无可能,更何况除了刚才这个被打晕的家伙,其他几个要么手脚打断了,要么中了枪伤。
罗处见江跃的举动反常,心头有些纳闷。不知道江跃为啥多此一举,就这些恶贯满盈的家伙,按罗处的逻辑,根本没必要留着,留着反而有风险。
江跃则耳朵贴地,听了片刻,面色凝重道:“罗处,情况很危险。这整栋楼的活人,都被炼制成怨灵,尸体炮制成尸傀。这些怨灵鬼物倒还好说,对咱们威胁不大。难缠的是那些尸傀。”
说着江跃将缴获的枪支弹药大部分给了罗处,他自己只留了一把,还有若干子弹。
毕竟,玩枪械罗处是罗处他们的强项,江跃也没打算用自己的短处去跟对方拼火力。
且不说那么多尸傀,数目之多根本不是这些子弹能消灭干净的,退一步说,子弹对尸傀的伤害力有多大,这还是未知数呢。
所以,江跃觉得,必须做多手准备。
罗处倒也没矫情,把枪支弹药一一收了。
楼下的埋伏要从一楼二楼来到三十楼,每过一层,都要清扫查探一遍,免得江跃他们藏在某一个楼层,被他们逃走了。
一层层扫荡上来,显然需要点时间。而且对方大概也有所忌惮,所以行动的速度也并不快。
神奇的房間
这让江跃他们有时间利用三十楼的桌椅沙发之类的东西,做一些障碍掩体。
这方面,罗处是内行,江跃只负责出力。
做好这些准备后,江跃和罗处决定将火把熄灭。
穿越者後代之元素王 神奇鍵盤
魂轉幹坤
在这种场合,如果你手持火把,无疑就是活靶子。
但同理,没了火把,难免变成睁眼瞎。江跃倒是还好,以他如今的觉醒程度,视力之强,足可保证他夜视也不受太多影响。
罗处显然是影响更大,不过经过严格专业训练的人,克服这些问题,倒也问题不大。
江跃再次抓住罗处手心,在上面写了起来。
两人便用这种手心写字的交流方式,无声交流着。
片刻后,江跃压低嗓子道:“脚步声应该已经到了二十六楼。”
罗处点点头,神情严肃,朝江跃打了个手势,示意江跃出发。
江跃身体如狸猫一样轻盈,这些布置好的障碍对他而言竟是一点阻拦效果都没有,三下两下就弹射到走廊尽头。
看到江跃如此身手,罗处心头也是感叹羡慕,手心微微捏了一些汗。
即便是当初在盘石岭,罗处也未如此紧张过。
不过,眼下的局面,恐怕也只有这一个法子,才有破局的机会。
否则硬拼的话,以他们的人手火力,肯定是不够那些尸傀塞牙缝。
江跃窜到楼道口,楼道附近两人还是原处挣扎,见到江跃出现,露出惧怕之色。
只是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根本发不出半个字来。
江跃一手提起先前问话那人,朝楼下飞快遁去。
重生之縱橫都市
他一口气下了两楼,来到了二十八楼。
而这个时候,他分明能听到楼下也就是二十七楼,已经挤满了尸傀,将楼道彻底锁死。
尸傀之中,还混着几个人,江跃细听之下,也分辨不出尸傀当中到底混了几个人。
毕竟,尸傀实在太多了,多到把楼道都堵严实了,走廊也都堆满了。
每一头尸傀喉咙都发出嚯嚯嚯的低吼,听上去就好像饥饿了很久的猛兽,对着猎物低声咆哮着。
隔着楼层,江跃都能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嗜血气息。
如果人类被这些尸傀围困住,恐怕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分而食之,到最后渣都不剩。
江跃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现如今一楼二楼埋伏的人手和尸傀都上楼了,这一层层扫荡上来,倒也有个好处,那就是它们已经走过的楼层,反而是安全了。
现在如果江跃能够冲出这个包围圈,下楼必然畅通无阻。
就算对方留了一些后手,只要不是这种大面积潮水一样的防御,肯定拦不住江跃。
可难就难在,怎么突破这密密麻麻的包围?
对方的主意很明显了,就是要人海战术来堆死他们。
如果说先前对方只是想借助常规方式干掉他们,那么当他们来到三十楼,制造出真正威胁之后,对方的策略也跟着变了,这是要全力以赴干掉他们的节奏。
甚至他们都已经放弃了一楼二楼的陷阱。
由此可见,对方有多重视。
江跃自问,如果是单枪匹马,突破重围依然是有希望。
可不到万不得已,要江跃丢下罗处这种老朋友逃命,他确实做不出来。就算逃出去了,心里只怕也会留下阴影。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那就要搏一搏。
江跃思忖间,已经来到走廊尽头,推开其中一间公寓,将那人往衣柜里一塞,反正这家伙还在昏迷之中,不管江跃怎么炮制,也不用担心这家伙出什么幺蛾子。
江跃将对方塞在衣柜角落,用衣物被子挡住,而他自己也钻到衣柜里,轻轻推上衣柜门,照着这个家伙的样子,启动复制技能。
超級搜美儀 將秋
现如今,只有行险一搏。
江跃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他也没什么可做的。
巴黎聖母院 維克多·雨果
只有等!
等对方搜索扫荡到二十九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江跃的五感六识提高到了极致。
耳畔明显听到尸傀的浪潮从二十八楼跟涨潮一样溢满了二十九楼,尸傀浪潮当中夹杂着人类的脚步声,则一间一间公寓检查起来。
看得出来,对方非常小心谨慎,生怕江跃他们躲在某一个楼层,借机逃脱。
玉佩生物工程 as1986
所以紧紧守住楼道口,然后一间间搜查。
这么一来,就不可能有漏网之鱼。
门咔哒一声响,有人推门而入。
率先冲进来几头尸傀,将门口堵住。
江跃适时地露出一些沉重的呼吸,发出一些看似不经意得动静。
“谁?”
立刻有几道手电射向衣柜。
“是我,是我……”江跃语气仓惶,轻轻推开衣柜门,双手高举头顶,主动走了出来。
复制技能毫无破绽,对方手电在他脸上照了好一阵,确认是自己人。
“你怎么在这里?”
虽然是自己人,可对方两人却没有放松警惕。
“杨师呢?我要见杨师。我有紧急情况要报告杨师!跟子母鬼幡有关的!”江跃焦急道。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