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7 12 月, 2020

6pzeb精华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 txt-第1373章 佛渡有緣人推薦-yt7i3

Filed under: 都市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1:02 上午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安静的阁楼里,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格外刺耳,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到古色古香的檀木茶几上。
吕震池伸手哦拿起手机,“我出去接个电话”。说完起身走出了房间。
吴峥回头看了一眼门口方向,笑道:“看来吕叔叔不太信任我啊”。
田岳淡淡道:“关乎家族存亡的大事,你以为我们都像你这么儿戏”。
吴峥抬手看了看手表,呵呵一笑,“时间不多了,错过今天这个机会,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田岳下意识皱起眉头,喃喃道:“确实是唯一的机会了”。
说完这句话,田岳攥在手里的手机也响了。
吴峥笑了笑,“田叔叔也要出去接个电话”。
“对”!田岳起身走了出去。
吴峥用力的拍了拍脑袋,仅剩的一直眼里放着兴奋的光芒。“陆山民,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房间门推开,何丽端着另外一壶泡好的茶水,冰冷着脸走了进来。
野蠻女孩進化論 糖豆果果
“只打雷不下雨,看来你们谈得并不顺利”。
吴峥玩味儿的看着何丽,“你就这么希望打起来,就不担心陆山民被干掉”?
何丽放茶壶的手停顿了一下,“我与他并没有多大关联”。
“没多大关联并不等于没有关联”。吴峥半眯着眼睛盯着何丽。
何丽放下茶壶,转头看着吴峥,“从我出生到现在,从没得到过陆家的一丝一毫的恩惠。与陆家的恩情,早在我父母死的时候就彻底断干净了”。
“呵呵,所以你只在乎你父母的仇,不在乎陆山民的生死”?
何丽瞪大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说的很对”!语气坚决,好不犹疑。
吴峥盯着何丽的眼睛看了很久才将目光移开,转向门口方向,“等这两只老狐狸回来,就应该有结果了”。
··········
虞姬拐夫
··········
吕震池和田岳站在龙尾阁的假山下,不用说话,仅仅从彼此的眼中就能看出对方和自己一样。
“老爷子的电话”?站立了半晌,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而后又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吕震池苦笑一声,“真没想到连你我都沦为了棋子”。
田岳的神色颇为自然,转头望向山下,跃过吴公馆的高大围墙,能看到外面壮丽的雪景。曾几何时,他站在山巅豪情壮志、指点江山,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任他驰骋。
如今面对同样的景色,内心却是如这冰般冰冷。
他还想到了那个女子,如此的明媚动人,让他几十年都难以忘怀,而如今的一切,就始于那年那月那场大雪。
仔细想来,那时的豪情万丈与挥斥方遒,其实早在那时就已经注定,自从遇见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
田岳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认为站在顶峰一览纵山小,其实自己的命运,早在几十年前就落入了他人手中。
“没有什么想不到的,这本就是你我的宿命。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随心所欲,哪怕你出生就站在巅峰也不行”。
吕震池颇有所感,“底下的人被上面的人踩着无法获得自由,上面的人时刻提防着下面的人冲上来动摇地位同样无法获得自由。哪怕你我这样顶级豪门的家主,也一样会沦落为谈判的筹码”。
婉转的回廊下,两个高大的身形缓缓而来。
陈庆之和杨志来到两人近前,说道:“田爷、吕爷,我们已经安排好了”。
田岳看向陈庆之,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应对”?
“坚守不出,他没有任何办法”。陈庆之答道。
吕震池也看向杨志,“你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吕爷,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吕震池与田岳对视了一眼,后者微微点了点头。“哎,我吕家何时沦落到被欺负也不敢还手的境地”。
杨志眉头微微一抬,“吕爷,坚守能更加保证您的安全”。说着斜眼对陈庆之使了个眼色。
陈庆之接着说道:“田爷、吕爷,对方的狙击手是故意暴露位置,目的是想引蛇出洞、各个击破,我们不能中了他们的奸计。而且,对方好整以暇,贸然出击会损伤严重”。
田岳抬眼看着陈庆之,淡淡的问道:“我们死了几个人”?
“除了一开始冷不防被狙击手击中的四个人外,没有伤亡”。
“四个人也不少了,他们都是跟着我田家上十年的忠义之士,不能这么白白死掉,要是就这么死了,以后随还愿意为田家效力”。
“田兄说得对,我们的生死是小,家族的荣誉是大。”
陈庆之和杨志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解。
“但是、、”
“不用但是了,你们考虑的是一城一地的得失,我们要考虑的是家族的千秋万代”。
田岳挥了挥手,“去吧,你们两个各自带队出击,把那几个狙击手的人头给我提回来”。
杨志和陈庆之满脸的疑惑不解,但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也没有再劝说,转头朝着回廊下走去。
“杨兄,我觉得田爷今天有些反常”。
光榮日(第一季) 韓寒
“吕爷也很反常”。杨志神色严肃。
陈庆之自我安慰道:“不过也不用担心。陆山民在天京的势力不大,不可能带太多的人来。我们这边几乎个个都是好手,哪怕分兵出去胜算依然很大,只不过多死几个人而已”。
“不,我们两人不能都去,必须要留下一人守在吴公馆”。杨志突然停下脚步,盯着陈庆之的眼睛,谨慎的说道。
“这、、、”陈庆之眉头紧皱,作为田岳的贴身保镖,这么些年来,他对田岳是言听计从,从来没有违背过命令。
杨志回想着今天的细节,越想越不安心。“我跟了吕爷十几年,对他的了解甚至超过了自己,虽然想不明白,但我不放心”。
陈庆之其实也有同样的感受,听杨志这么一说,也觉得确实很有必要留下一人。
“那我俩谁去”?
杨志重重的拍了一下陈庆之,“吕爷就摆托你了”。说完,阔步朝着吴公馆大门方向走去。
陈庆之没有与杨志争,他隐隐觉得,或许这吴公馆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
··········
中年男子背着手,哼着小曲儿,优哉游哉的走出了田家大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再次调戏了几句扫雪的中年妇女,惹得中年妇女挥着扫帚追出去好几百米。
中年男子一路奔逃,哪怕中年妇女早已返回去,他依然拔腿狂奔,直到实在跑不动的时候才停了下来,靠在路边的一棵树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掏烟点火,颤抖的手拿着打火机点了好几次都没点着。
“他奶奶的”!
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火苗在眼前出现。“吓着了吧”。
中年男子身体一软,差点蹲了下去。转头看向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男人,满脸怒意。
“是被你吓着了”。
男子看上去五六十岁,两鬓微白,但身体健壮如牛,全身散发着浓浓的野性。
“我还以为你真的很大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很大胆”。中年男子凑上前点燃烟,深吸一口。
“那你还敢来”?壮硕男子虽然看着气势很吓人,但声音却很温和。
“那是因为我算无遗策,算准了田老头儿的心思”。
“他们答应了”?男子往向隐隐可见的田家大院。
“要不呢,你还能见到我”?中年男子没好气的说道,再次深吸一口烟压惊,发抖的手腕才渐渐平稳了下来。
“你们这些读书人,有时候真让人看不懂”。
“读书人也是人,拉的屎也一样臭”。
傲世武尊
“你这么会算,那你算算田家会不会派人追上来”?男子低头看着中年男子,笑问道。
“即便真有人追上来,也是来找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男子再次望向远方,寒风吹过,雪花飘飘。
新瓦崗
萌夫和尚農家妻
“哦,那你还不走”。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顺着男子的目光望去,一根人毛也没看见。
“真有人来”。
“你觉得呢”?
中年男子没有答话,拔腿就跑,连滚带爬的朝着山下不要命的狂奔。
两鬓微白的男子回头看了一眼,眉头微皱,“有辱斯文”。
说着转头看着正前方的山坡,“老人家,既然想见我,就出来吧”。
“阿弥陀佛”!一声吟唱从山坡后响起,犹如天籁佛音,充满了对世人的怜悯。
紧接着,一个白眉无须的老和尚披着一件鲜艳的袈裟从山坡后走了出来,看似漫不经心,但眨眼间就来到了男子身前十米之处。
“真没想到会是你,几十年不见,施主也老了”。
男子平淡的看着老和尚,“听大师之言,应该见过我”。
“老衲潜心向佛,很早以前就不在世间行走,所以施主没见过我。不过老衲心怀慈悲,一心普度众生,所以对世人颇有关注,施主早年英姿勃发,自然也在老衲的关注之中”。
快穿:攻略黑化男主
“心怀慈悲”?男子忍不住笑了笑,“我还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和尚”。
老和尚面带佛光,淡淡道:“施主杀气太盛,不是件好事”。
“怎么,大师想渡我”?
“佛渡有缘人,施主本非凡人,自然也有缘”。
重生校園:狂妄校花不好惹
男子仰天大笑,笑声震得漫天的雪花逆行而上。
神秘的第三者 阿加莎·克裏斯蒂
“渡你·骂·个头”!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