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7 12 月, 2020

cbbzk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一五〇章 子豪嘉悅婚禮語舒感傷展示-yz0hl

Filed under: 現言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9:56 上午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由于嘉悦父亲有意将嘉悦从总公司分离出去,嘉悦的野心受到打击,所以,她就有些心灰意冷,这边她与语舒组建的新公司,由北森先生负责,语舒和心雨天天守在公司,她也插不上手,她后来也想通了,落得自己清闲,所以,她决定乘这个机会怀孩子,尽管她还年轻,可子豪已经三十二岁了,结婚照都弄好了,婚纱也选好了,她觉得一直拖着不结婚也不是一回事,所以,她就跟子豪约定只要怀上孩子,他们就结婚。
人生也真的有心想事成,不到半个月,到了这个月该来例假了,却没有反应,她就对子豪说估计是怀上了,子豪非常高兴,向公司请了假,陪嘉悦去医院做孕检,果然是怀上了,两口子都很兴奋。
少年花叢遊 糖醋小豬
嘉悦赶忙打电话告诉她母亲,她妈妈非常高兴,要他们回去给他们做好吃的。
子豪把这个消息打电话告诉了语舒,语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礼节性的向他道了喜,恭贺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子豪也感受到了语舒的淡漠,只好默默地挂了电话。
语舒知道,子豪这一次终于要结婚了,意味着她与子豪的关系,彻底要断了。
嘉悦他们一家子在一起吃晚饭,老林也知道嘉悦怀上了孩子,也显得很高兴,大家都给嘉悦挟菜,嘉悦笑着说:“哎呀,还早呢!不能这样吃,这样吃会吃成大胖子的!”可是,脸上却盛满笑容。
大家就边吃饭,边讨论婚礼,嘉悦提出来还是请语舒当婚礼主持,子豪说:“语舒现在身份发生了变化,一是她忙,二是她地位高了,就怕她不愿意费力,请不动她。”其实,子豪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是,谁愿意给自己的初恋当婚礼主持人呢?这样也太残酷了,所以,他反对请语舒做主持人,因为,当着全家人的面他不好说出来。
嘉悦妈妈说:“语舒忙不过来,我们可以请最好的婚庆公司,让他们选最好的主持人,放心嘉悦,婚礼一定会办得盛大热闹。嘉欣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妹妹的婚礼就交给你来操办,你跟子豪和嘉悦商量着办。”
嘉欣正憋在家里难受,听他妈妈这样吩咐,就赶忙答应说:“你们放心,准保办得妥妥的,一定让妹妹高兴。”子豪和嘉悦赶忙说谢谢他。
吃过饭,子豪和嘉悦回到他们的家,嘉悦不解的问子豪为什么不想请语舒主持他们的婚礼,子豪笑着说:“宝贝,你是傻了,还是装糊涂呀?这还需要反复的问呀?如果你是语舒,你会来主持这个婚礼吗?”嘉悦想想觉得子豪说得对,语舒不会来主持他们的婚礼。
二分之一
逆皇 小蔥拌豆腐
殺戮修神 司馬小刀
这天晚上,国松在学校有活动,所以要很晚才回家,思语也睡了,北林晚上去跟关峰逛夜市去了,厨师收拾好厨房以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语舒一个人守着思语,开始找了本书想看看,可是,一句也看不进去,子豪十几年来与她交往的事情,像走马灯一样在她大脑中浮现,随着她经历的事情越多,她越质疑自己对爱情的抉择,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关于爱情的选择是错误的,可是她又知道,一切都无法回去了,现在,能做的就是一条道走到黑,她跟子豪永远也回不去了,她曾经做过很多次选择,只有对子豪的选择拖的时间最长,自己做出的选择最错误,由于,没有选择子豪,她在爱情上就走进了荆棘从中,先是黄曦,然后是流产,然后是与子豪的生孩子,再就是遇上国松,她就开始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直到身不由己。
语舒越想越感伤,就泪流满面,她就想到子豪会不会请她主持他们的婚礼,如果请了她,她该答应吗?如果答应了,婚礼现场她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吗?一向很有主见的她,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她哭一会儿,想一会儿,这时国松就回来了,她赶忙去卫生间洗了热水脸。
国松还是一眼看出语舒哭过,国松吓坏了,因为,语舒向来刚强,从来不轻易流泪的,他赶忙抱着语舒心痛的说:“老师,你哭了?在哪里受了委屈?赶紧给我说说。”
语舒温柔的笑着说:“国松,你不了解女人,我在女人中是个另类,一个正常的女人哭一场非常正常,我今天就想哭一会儿,缓解一下,你不必大惊小怪的。”
国松说:“老师哄我呢,肯定有事,老师不愿意告诉我。”
返穿 來不及憂傷
语舒说:“刚才翻看了大学时候的相册,就非常感慨,也就哭了,所以,你不必紧张,说到事情,还真有一件事情,子豪和嘉悦很快要结婚了。”
国松惊喜的问:“是吗?太好了,太好了!”
语舒不解地问:“子豪他们结婚,你又不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咋这么高兴呢?”
国松笑着说:“他们结婚当然与我有关系,但是我高兴的原因不能告诉老师,反正我非常高兴!”
语舒靠进国松怀里,仰起脸看着国松也笑了,她娇媚的说:“看你这么大一个个头原来也不自信呀!”
国松笑着说:“不是我不自信,是因为我认识你太晚了,在这一点上,我们是不对称的,可是这就是命。”
语舒笑着说:“你以为子豪结婚了你就安全了?你更应该对我好,不然我就会想起子豪对我的好。”
国松笑着说:“老师的意思是你随时有可能叛变啦?那我可是要小心。”
強秦 路人家
语舒笑着说:“跟你开玩笑呢,如果能爱上他,早都跟他结婚了,怎么还轮得上你?”国松吻着她开心的笑了。
国松笑着说:“老师估计又要忙几天,他们肯定要请你主持他们的婚礼,我又要给你当专车司机。”
初心不已故拾荒
语舒笑着说:“他们不会请我,请我,我也不会答应。”
国松感到很惊讶,就问语舒为什么,语舒笑着不回答,国松就逼住问,要挟她不说就呵她痒,语舒笑着说:“国松,有些事情,说了你也理解不了,害怕你受到打击,所以,我就不说。”
国松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伤害,不高兴的说:“老师,你就是说我弱智呗!你贬低我,就是贬低你,说明你眼光低。”
语舒一看国松还较真了,赶忙说:“逗你玩呢,你不弱智,老师才敢跟你开玩笑呢,如果弱智,谁还敢说?你想一下,尽管,我不爱子豪,但是任何一个姑娘是不反对有人爱自己的,我怎么可能去给子豪主持婚礼呢?”
这一下国松明白了,同时,他也知道语舒刚才流泪的原因了,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流泪就证明语舒在跟过去彻底的告别,国松对语舒还是放心的,因为,语舒既聪明,又理智,所以,她不会轻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他们夫妻正在正在斗嘴玩笑,嘉悦推门进来了,因为,想到都是关系好的朋友,嘉悦来语舒家,就没有敲门就进来,语舒看见她进来了,赶忙要从国松怀里站起来,嘉悦笑着说:“不用起来,就抱着吧!反正我什么都见过了。”
语舒便站起来,边说:“你看这个脸厚的,你还才准备结婚,还没有结婚呢,怎么就成这样子了?”
嘉悦笑着说:“都是好朋友,有啥好回避的?不说了,我是有事找你呢!”
语舒笑着说:“你不会是请我主持婚礼吧?我铁定不会答应的,你看我现在的身份在台上又说又跳,已经有些不合适了。”
嘉悦说:“还是子豪了解你,我原本是要请你主持婚礼的,他说你不会答应,果然你不答应,我今天来不是请你帮忙主持婚礼,因为,你上次弄过婚礼流程,我是请你看能不能将婚礼流程压缩一下,尽量在三四十分钟内搞定,上次我哥结婚,孙琳到最后非常难受,勉强坚持下来,还有我在旁边照料着。”
语舒当时就敏感的问:“嘉悦,你不会也有了吧?”嘉悦点头,语舒高兴地拉住她的手说:“恭喜你,这一下子豪睡着了笑醒了。”
嘉悦说:“你可别说,他每天早晨上班都要叮嘱半天,一天打几次电话问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把人烦死了,还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装着很受用,很高兴。”
语舒笑着说:“嘉悦,你是来秀恩爱的吧?这理科男能这样关心你,你应该高兴才对,躲着笑吧!”
嘉悦说:“他不是牵挂我,他是牵挂他的儿子!”
语舒笑着说:“所以,我很羡慕你们,有人在身边嘘寒问暖,我当时怀思语,黄曦去世了,我就自己照顾自己。”
嘉悦说:“你赶紧再怀一个,这回有国松照顾你。”
语舒摇头说:“国松还是一个孩子,他还要别人关爱呢!”
国松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会慢慢学着做,还有妈妈和请的阿姨,反正不让你受委屈。”
语舒笑着说:“我们国松也很不错,也很会痛爱人的,我感到很幸福呢。”嘉悦笑着不说话,同时佩服语舒会说话。
嘉悦说:“还是讨论我的问题吧,看能不能压缩一下时间。”
语舒说:“压缩时间可以,就是有些环节可以删去,比如,从家里出发这些环节,表演节目环节,都可以省去,下来我们可以商量一下,然后跟婚庆公司沟通,不行了,我给你当伴娘。”
嘉悦笑着说:“谢谢你,我想请北林当伴娘呢。”语舒觉得很合适。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