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7 12 月, 2020

fkykx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絕世武魂 線上看-第五千六百五十章 段星摯,一劫地仙大成修爲!相伴-f64z4

Filed under: 其他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6:51 下午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
来者定是段星阑口中念叨了许久的哥哥,段星挚!
果不其然,很快,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目光中。
来者与段星阑一般,同样也是一袭素黑长袍,不过却有着一头白发!
无风自动,自有一番气度!
魁梧却又不显臃肿的身材,每个角落都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
若是没有此人,段星阑给人的感觉,还算得上霸气、强势、自信。
但,二人并肩而立,所有目光都不自觉地停留在了段星挚身上。
他目光深邃,剑眉星目,眉宇之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
光是站在那里,没有故意外放出什么气息,却足以让所有人意识到,此人极强!
陈枫立于原地不动,目光骤缩。
难怪段星阑总是把自己这个哥哥挂在嘴边。
这个段星挚,竟有一劫地仙大成的修为!
“哥,你来得正好。”
段星阑像是见到了什么救星一样,赶紧跑到段星挚身边,把方才被暗算的事交代了一遍。
既然是告状,免不了又添油加醋一番。
现场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倒是陈枫仍然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他淡淡望向兄弟二人,嘴角甚至还噙着些许冷笑。
“怎么,天道主宰在上,还敢赖账不成?”
有了兄长段星挚,段星阑像是一下子有了底气。
他不敢与天道主宰对着干,可在陈枫手上再次受辱,相信哥哥定不会坐视不管!
然而,就在他等着面前的兄长帮他出头时。
“给他。”
“啊?”
段星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愣地抬头看上前。
全场一片静默。
只见段星挚淡淡扭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既然输了,就愿赌服输,给他就是。”
“你又不缺那两次机会。”
此话一出,远近不少围观修士中都传出一些骚动。
段星挚后面那句话真是太狂妄了!
说得就好像,诸天藏经巨塔第三层,说进就能进一样。
要知道,在场绝大多数都是在试炼任务中拼死挣扎,这才换来一次进入诸天藏经巨塔第三层的机会。
但,段星挚的气场、修为摆在那,人群中更是有些人对其有所了解。
不得不服!
只是,唯独段星阑愣住了。
别人看不出来,可是在对上目光的时候,他分明察觉到了不对劲!
哥哥对陈枫,并未展示出什么敌意!
反倒是在……示好?
他犹豫着再次喊道:
“哥……”
话音未落,却被段星挚打断。
“听不到我说的么!”
这次,语气中已是满满的威严!
段星阑在外人面前再怎么嚣张跋扈,可在自己哥哥面前却根本强硬不起来。
纵使脸上如火烧般,恼羞到发烫,他也只能恶狠狠地扭头。
一等刁民 醉裏笑紅顏
死死盯着陈枫。
而后,翻手取出轮回玉牌,将两次进入第三层的机会划给了陈枫。
陈枫毫不客气,大方收下了这份赌注。
金色轮回玉牌上刻的字数有所变化,他也拿到了该得的。
刚准备离开,却见对面的段星挚再次看向他,开口道:
“陈枫,我对你很有兴趣。”
“有件事我计划了很久,打算与你合作。”
听到这话,段星阑面色骤然大变。
他诧异地抬眸看向站在他前面的段星挚,脱口而出:
“哥,你疯了?他凭什么进来!”
然而,段星挚对其置若罔闻,目光冷冽依旧,却直直盯着陈枫。
天有多高 著
他一身霸气,如此语气、如此态度,哪有半点商量的意思?
这根本就是一种威胁。
陈枫的心堕了下去。
天才捉鬼師
虽然不知道段星挚说的是什么,但他记得,上次见段星阑的时候,他就提起过。
迷心記
当时,段星阑来找玉衡,也是为了要让她跟着去干一件大事。
听玉衡当时的话,应该是报出了一个难以接受的筹码。
不知真的需要,还是借此拒绝。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段家兄弟居然还在准备阶段。
究竟是什么大事?
陈枫心中很快闪过无数念头,但最终都归于平静。
他望向段星挚,淡淡问道:
“你们之前邀请玉衡,也是为了这件事?”
段星挚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陈枫再问:
“她当时要的筹码是什么?”
一听到这,段星挚的眸子深邃了些许,紧绷的脸似乎更为冷冽。
不过,他还是答了。
“她要一条完整的星辰元石矿脉。”
闻言,陈枫不由得挑眉。
这个筹码确实有点狠!
但他也能猜得出玉衡这么说的原因。
段星挚身后躲着的段星阑显然也想起了当初的场景,面上无比讥讽与愤懑。
他闪身从段星挚后面走了出来。
“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别给脸不要脸。”
“若非那地方必须要有擅长空间之力的人,哪里用得到她?”
“哼,你也是,我哥既然肯给你面子,还亲口邀请你,劝你别不识好歹。”
等段星阑说完,陈枫点点头。
而后,他看向二位。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这个反应,当即引得段星挚眉头狠狠一蹙。
双目迸射出的光芒,几乎实质性地激射而出,直直刺向陈枫的后背。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计划吗?”
“或许,等你知道以后,还得过来求我。”
陈枫头也没回,只伸手摆了摆。
我的美女俏老婆 漫雨
“玉衡是我的朋友,她不愿意的事,我也不愿意。”
这确实是一个理由。
但,他也并非意气用事。
段星挚从出现到开口,给人一种极为强势的感觉。
尤其是他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眸子,仿佛不达目的不罢休。
陈枫素来反感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视他为蝼蚁,却又让段星阑把赌注给了,把这当做是给他面子。
尽管他那话并非命令,可字里行间透露着的,依然是命令。
想到这,陈枫心中不由得冷冽一笑。
怎么?
笃定他会顺坡下驴,抱上摆在面前的这条大腿吗?
若他今日真应下,跟他们兄弟二人去了那所谓的大计划中。
届时,一旦出了意外,自己定会被拿来当成替死鬼、挡箭牌!
就算他要去,也绝不可能跟这对兄弟一起。
段星挚身旁的段星阑早已气急败坏。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