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7 12 月, 2020

7oe4c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一百七十三章 離去熱推-a1o29

Filed under: 現言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10:55 下午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天气非常的好,似乎是暗示着今天的好兆头。
张志勇提着一箱子地契过来了。
傅酒让他进来了,霍御乾坐在沙发上,表情平静。
“您请说说吧。”傅酒微微一笑道。
张志勇哈着腰点点头,“是是……”
“那个少帅,少夫人,我这里是有一百零七亩地,咱们是跟大家伙商量了一下,给您按23块大洋一亩地,比行情要低许多,您瞧着成不成?”张志勇略抬眸,看着二人的表情。
傅酒闻言看向霍御乾,她缓缓道:“好,那便如此,不过我们出远门并未带足够的钞票,手上这一部分先给你,剩下的打个欠条。”
张志勇一听,脸色有些变化 经常听说他们这些达官贵人奸商坑钱,他忽然间感觉骑虎难下。
“犹豫什么?你是觉得本帅会欠你账?”霍御乾掏出腰间的配枪放在桌上。
手枪在桌面上转了转,正好枪口对准了张志勇,张志勇心一惊,连忙开口道:“好好好,少帅您真是误会我了,我可没那个心思。”
你是我的小情歌
傅酒抱歉朝着张志勇一笑,回头给了霍御乾一个警示的眼神。
霍御乾撇撇嘴,无奈地将自己的枪收起来。
“您请等着,我去给您拿支票。”
傅酒转身去了卧房,张志勇站在那忐忑不安,不敢去瞧霍御乾。
这时,霍御乾开口道:“本帅给你一笔钱,去找些人,最好是当过兵的,保护好霍太太明白吗,若是以后她出了什么事,本帅拿你是问!”
穿越火線之兵行天下
“是是是!小的一定办到,一定办到!”张志勇擦着额间的汗,低着头露出痛苦的表情。
早知道这尊神要来,他就辞去自己的镇长职务了。
傅酒拿着支票出来了,“可否让我看一眼地契?”
张志勇连忙将手里提的箱子放在地上,“好好好,都忘了给您看了。”
他手指颤抖,颤颤巍巍拿出那一沓一沓的地契,“您请看……”
“一共是三十二张,您查查接过来。”
傅酒笑着结果看查看,翻来覆去几次,她将支票递给张志勇,“这里是两千的支票,剩下的我过几日再给。”
张志勇连忙接过来,“谢谢霍太太,剩下的不着急,不着急,都是些老头老妈子的,钱也没地方使唤。”
“若是没事的话,你请回吧,替我给他们道声谢谢。”傅酒说道。
“诶,好嘞。”张志勇应着,“少帅,少夫人,那小的先下去了。”
得了回应,张志勇马不停蹄的溜走。
“这人,看着是个老实的。”傅酒坐在霍御乾旁边,笑着道。
“本帅查过了,这张志勇算是整个渝谷省有良心的镇长了,瞧瞧那些镇长,哪个不是住小洋楼别墅的。”霍御乾说着,脸上露出冷笑。
網遊之gm也瘋狂 能能
“我觉着差不多这边就可以了,你忙的话就先回去吧。”傅酒说道。
“我再多待两日,本帅都不着急,你急什么?”霍御乾说道。
綠回憶 張弛飛揚
“那好吧,明日你去陪我看一下建筑队吧,得找些靠谱的。”傅酒挽着他的肩膀说道。
“好,那今日就早点休息吧。”霍御乾笑着看她,傅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她脸蛋猛然潮红,羞涩道:“大白天说什么荤话!不理你了!”
傅酒起身走进厨房,霍御乾笑着看着她的背影。
陰陽平衡師
良久,门声扣响,霍御乾瞥一眼厨房内的傅酒,起身走向门口,打开门,一普通装扮的***在那,警惕地看着四周,将手里的白色文件交给霍御乾。
霍御乾点点头,那人动作敏捷的迅速消失。
霍御乾扫视了下四周情况,面无表情关上门。
回憶擱淺在無法觸及的昨天
他打开文件,是沈宗泽发给他的文件,意思是让他去查勘魏嘉德的军火库,有没有德系军械。
傅酒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会,出来时便看见霍御乾脸色不太好站在客厅。
“怎么了?来吃饭吧。”傅酒端着一盘小菜。
霍御乾应了声,走过来,缓缓坐下。
饭席上,霍御乾眸光微闪,他开口道:“明日,我不能陪你了。”
傅酒讶然问道:“怎么了?是安市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是,别担心,我就是处理点事情。”霍御乾安慰道。
重生之野蠻盜賊
“好,那你注意啊,明日什么时候走?”傅酒问道。
“明早吧。”霍御乾说道。
傅酒垂下眸子,给他夹了块鱼肉,“多吃点,这可是我最后给你做一顿了。”
霍御乾筷子夹住她的筷子,抬眸看她,低沉道:“说什么呢,什么最后一顿……”
極品大教皇
傅酒尴尬笑笑,“不好意思了,我没想好。”
戀戀不忘
大概是凌晨了,傅酒被外面的猫叫声吵醒,她翻了个身,良久感觉到了不对劲。
晚上睡觉都是一直被霍御乾拥在怀里,她猛然往后一模,空空荡荡……
傅酒坐起来,看向身侧,被子已经空了,她摸了摸床单,一片冰凉。
霍御乾已经走了许久了,莫名地,心里空荡荡一片,有一种难受的感觉。
“霍御乾……”傅酒低声呢喃。
變身文娛女神 紅酒半杯
困意已去,傅酒头脑十分清晰,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在床上蜷缩起膝盖,将被子拢在身上,有些失神的盯着脚指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鸡啼声划破黎明,傅酒一直清醒着未睡。
终于熬到了天亮,傅酒穿戴好了,就准备出去吃个饭。
夏天的清晨,四五点钟,天刚露出鱼肚白,一切都未混进动物的气息,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水墨画里,弥漫着好闻的青草的香。
清晨,傅酒刚打开窗户,一股新鲜空气迎面扑来。伴随着一缕缕金色的光芒,太阳出来了,露出了慈祥的笑脸。
走在清晨的街道上,总是人烟稀少,鸦雀无声;慢慢地走着,看到花草树木上的露珠,感觉它们彷彿还在睡,还没醒过来。
渐渐地,街道上的人群慢慢汹涌,行走于街道上的人们,步伐有些快、有些慢,凌乱不堪。
然而,却乱中有序;大地,也快完完全全地苏醒了……赫然发现,清晨的街道竟是如此美好,以幽静的气息抚慰着混沌人心,在这宁静中,竟是如此安逸轻松而自在!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