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資訊

8 12 月, 2020

va9o6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699. 女裝大佬-w86av

Filed under: 都市小說 — 標籤: , , — Norma Grote @ 1:06 上午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傍晚,出门之前,松浦胜人对着镜子把头发梳了又梳。即使如此卖力,镜中那张干瘪的脸依旧无精打采,没有因为这份努力就多上一分潇洒。
这个时间出门,先喝一次餐前酒,再去吃正餐。饭后,去俱乐部续摊,再去迪斯科跳舞。
应酬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能把一套流程翻来覆去重复三千六百五十次。
整理好了外表,松浦胜人出门之前,他像是要把护身符给装进衬衫口袋那样的,在心中默念:
Eurobeat一定会在我的手中重新焕发生机。
这几个月以来,松浦胜人一直为了Eurobeat相关的事奔走。
一边要借助大学时前辈的帮助,介绍ALFA唱片的干部和他认识,为了能从ALFA唱片那里,接收他们所持有的那部分Eurobeat的发行权而努力。
Eurobeat在曰本短暂兴起过一阵,如今早已经过气,ALFA唱片那边,对已经没有价值的发行权没有什么执念。
相关的商谈、包括担任中间人给松浦胜人和意呆利那边牵线,这些都好说。
Eurobeat既然已经在曰本过气,松浦胜人费这么大的劲儿来争取发行权,总不可能是对已经无价值的东西感兴趣。正相反,是因为看到了其中的价值,所以才要努力争取。
现在,迪斯科热潮席卷曰本,湾岸广场那边,利用仓库改建的大型迪斯科一家接一家的开,夜夜场场爆满。
松浦胜人学生时代就沉迷迪斯科,不论是旧式迪斯科舞厅,还是现在仓库改建的迪斯科舞厅,统统都了解得很。他认定,想让Eurobeat再火一次,迪斯科是个绝佳的突破口。
先把火从迪斯科开始点起。这阵子以来,除了要跟ALFA唱片的人打交道,松浦胜人还积极去结交东京迪斯科舞厅的相关负责人,铺路搭桥。
就这样还不够。要接手发行权,就要有能接住的公司。要制作Eurobeat专辑,还要有可用的录音室。
思贝克思·DD经营进口唱片的批发销售,松浦胜人先前只是个批发唱片的,对于唱片制作之类的事没什么了解,更没有什么去当音乐人、在录音室打工之类的经验。
从开始到现在,他始终都是个商人。
在商谈着Eurobeat发行权、和迪斯科的负责人打关系、……做着这些事的同时ꓹ 松浦胜人还要为筹备唱片公司做计划。
要请在横浜经营二手车生意的父亲资助一部分资金、再向银行贷款。但单打独斗是不能成事的,得到在唱片发行方面有人脉有势力的支持也很有必要。
为了事业努力前进的时候ꓹ 松浦胜人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并且,每当想到什么好的点子,或者进度往前挪了一格的时候ꓹ 他还会觉得自己充满魅力——
尽管长相抱歉,不管把头发梳十次还是二十次ꓹ 也修饰不出满意的发型。
但他却拥有超越了肤浅外貌的才能。
三界外賣APP
然而,这份自信心ꓹ 在见到小室哲哉的时候ꓹ 却总是不知不觉间失灵。
和ALFA唱片的干部见面时,松浦胜人被对方介绍了小室哲哉认识。一开始,松浦胜人以为小室哲哉也想对ALFA唱片手中持有的Eurobeat发行权出手,但他即刻表示绝无此意。
那一次,松浦胜人本以为是凭空出现了个竞争对手,结果,过后两个人反而因为那次的见面有了点交集。
松浦胜人大学时代就热衷结交朋友ꓹ 虽然自己不是音乐人,却交过不少音乐人朋友ꓹ 还接济贫穷的地下音乐人ꓹ 让他到自己的唱片店去打工。
现在ꓹ 有意要进唱片业界闯荡ꓹ 更不介意认识多认识一位已经成名的人物。
然而,在那个才华横溢、相貌潇洒、年纪轻轻就已经名利双收的成功组人士面前ꓹ 松浦胜人总有那么一点难言的不自在。
但与其说那是自卑ꓹ 倒不如说成是隐秘的嫉妒心。
偏偏小室哲哉恃才傲物ꓹ 在松浦胜人面前,丝毫不收敛光芒。不仅如此ꓹ 虽然小室哲哉跟松浦胜人每每相谈甚欢,但不自觉地,会流露出些许的优越感。
这使得松浦胜人对小室哲哉这个人的感观无比微妙。
尤其是在松浦胜人从ALFA唱片的干部那里知道了一件事以后——
对方透露,小室哲哉趁Italio Disco现在的行情不好,相关的发行权价格低廉,他低价买入了意呆利当地两家新兴厂牌在曰本的发行权。
也就是说,松浦胜人如果真的能够把Eurobeat系列重新做出名堂,那么,迟早有一天,会有跟小室哲哉为这件事打交道的机会。
不仅如此,小室哲哉手里握有的版权,也跟着升值。
知道了这件事,也就知道小室哲哉至少在某些事上,和松浦胜人不谋而合。那个恃才傲物的音乐人,竟然还表现出商人的一面。
松浦胜人原先可以用对方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来开脱,可是,知道小室哲哉不仅藏了一手、还若无其事的跟他接触交往,再看待这个人,心情就更加微妙。
一方面,小室哲哉无论是音乐还是商业方面,都表露出不错的眼光,松浦胜人和他打交道,自己也感觉受益匪浅。
另一方面,这份友情又夹杂着小室哲哉在松浦胜人面前的优越感、还有松浦胜人对小室哲哉隐秘的自卑与嫉妒——如此复杂、却又愈发亲密。
宛如一朵在制作时使用了不良材料的塑料花,尽管不会凋谢,但颜色却极为诡异。
小室哲哉远比松浦胜人想的还要神通广大,今天晚上,喝个半醉以后,几个人准备移动到下一处。
闲谈时,前辈神木问松浦胜人筹备唱片公司的进度如何,当时小室哲哉没有插话,但过后,却趁其他人下去跳舞,只有他和松浦胜人两个人在时,提起件事来。
“松浦君知道BURNING的周防社长吗?”他漫不经心问道。
松浦胜人反应了一下。
小室哲哉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禁翘起嘴唇笑了一下。松浦胜人那张无精打采的脸,若是流露出迷惑的神情,就显得格外愚蠢滑稽。
其实小室哲哉倒也没有瞧不起松浦胜人,但他人生顺风顺水,从小到大习惯了事事以自己为中心,因而,连表达善意,也显得高高在上。
但松浦胜人就是最不喜欢小室哲哉这一点。
玄天秘鑒 白雪鳳凰
小室哲哉自己说自己的,“BURNING是业界数一数二的大事务所,他们的周防社长爱才,最喜欢给年轻的创业者机会了。”
“是吗?”松浦胜人还迷迷糊糊的。
这副滑稽的表情,看在小室哲哉眼里,更觉得好笑了。他点点头,郑重其事“嗯”了一声,故意板起脸来,盯视着松浦胜人。
英俊潇洒的小室哲哉,神情严肃时,显得格外气派,刺痛了松浦胜人的眼睛。
但他的心里,却在回想小室哲哉刚才的话。
业界数一数二的大事务所BURNING的周防社长喜欢扶持年轻的创业者……是这样吗?
……
湾岸的迪斯科,一到夜里,场场爆满。
仓库改建的迪斯科,岩桥慎一平时难得过来。过来一次,也肯定不是自己一个人。换句话说,他不是因为想来库改迪斯科跳舞所以过来,而是因为同行的人想来所以才过来。
不过,今天会到这边来玩,理由要更特别一点。
前两天,岩桥慎一去索尼那边谈事情,正好遇到米米CLUB的人回去拍单曲封面。说是正好,一年到头也没几次这么“正好”的机会,虽然DREAMS COME TRUE跟米米CLUB签了同一家唱片公司,但平时难得能在公司里碰面。
毕竟同一家公司的歌手们,其实并不是同事。
双方平时各忙各的,也毫无利益牵扯,对各自的动向都不太了解。这次见面,岩桥慎一才发现,米米CLUB的成员发生了变动。
乐队的伴舞人员扩充到了三人,除此之外,还又加入了负责萨克斯、小号的新乐手。
岩桥慎一去给米米CLUB当伴舞的时候,乐队就已经有八人之多,再扩招一下,一口气成了十几人的乐团。
还好乐队现在已经红了,可以登上更大的舞台演出,否则,从前那种纸箱大小的舞台,可绝对容不下十二人同时站上去。
其他的乐队们都是把这类乐手作为编外的班底来使用,还是米米CLUB够任性,不仅让伴舞当正式成员,还把队伍扩张了再扩张,塞成一个巨无霸。
真是一点也不担心过于臃肿有可能带来的各种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成员矛盾、利益分配不均、以及队内恋爱可能导致的各种矛盾。
某种程度上来说,米米CLUB的存在,跟曰本现在这个泡沫时代挺般配的。
不过……
除了成员扩招,原先的成员也发生了变化。
寒暄打招呼时,岩桥慎一和旧相识们挨个问好,发现少了一个人。
“坂本桑今天不在吗?”
在岩桥慎一心里,提到米米CLUB,最先想到的三个人,分别是做饭很好吃的天谷真利、和他穿过一条裤子的主唱石井龙也,再就是女装大佬坂本琢司(博多惠美)。
石井美奈子告诉岩桥慎一,坂本琢司从乐队退出了。
“坂本桑现在人在朱莉安娜当DJ。”还是天谷真利给岩桥慎一更详细的解释。
岩桥慎一点点头,“原来如此。”
这帮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们心血来潮组成的、好似乱来一般的乐队,不论是突然间打算扩招,还是其中有那个人玩腻了想转行做点别的,岩桥慎一都不意外。
而米米CLUB的舞台风格过于华丽,石井龙也的存在感又无限大,除了担任“精神象征”的吉祥物小野田安秀,其他的成员们或来或去,观众都不会怎么在意。
这也就给了他们尽管胡来的自由。
石井美奈子不改那副爱看热闹的个性,特别跟岩桥慎一补充道,“琢君做DJ的时候,也还是女装打扮。听说还有为他捧场的上班族呢。”
“……”
一瞬间,岩桥慎一脑中,冒出曾经亲眼目睹过的、坂本琢司博多惠美化时,在台上踢腿挥手,台下观众声嘶力竭欢呼“小惠惠——!!”的画面。
“真了不起。”他感慨一句。
天谷真利在旁边,把他这副感慨万分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俊不禁。石井美奈子看热闹不嫌事大,继续问岩桥慎一,要不要也去给坂本琢司捧捧场。
“我们把岩桥桑也带去,琢君见了,一定吓一跳!”
“到时候还要记得叫‘惠酱’,叫‘琢君’可就露馅了。”
这帮家伙你一句我一句,说不上几句,石井龙也兄妹就邀请他去朱莉安娜玩,过后再抽空见一见坂本琢司。
“顾客私下跟人气DJ见面,这可是特别待遇。”石井龙也一副岩桥慎一赚到了的语气。
这副架势,要是岩桥慎一敢说“谢谢”,他就敢回“不客气”。
回想他们当初合起伙来想捉弄自己,让女装了的坂本琢司去搭讪他的事,说不好是因为这兄妹两个还记得当初捉弄他的事,又或者单纯只是喜欢用坂本琢司来涮他。
睡能生巧:嬌妻快躺下 紅顏是糖水
但不管怎么说,毕竟和米米CLUB有过一点交情,又是许久未见后的邀请。岩桥慎一答应下来,和石井美奈子说好过后约时间,两边就各去忙各的。
末世獵殺者
过后,石井美奈子打电话给他,定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先一起去喝酒,喝完了再去跳舞。
“把天谷酱也叫上行吗?”石井美奈子和他商量。
她给出的理由也相当令人无语,“等进了迪斯科,我和哥哥很有可能会光顾着去玩乐,把见面得事给忘干净。要是真的那样,就让天谷酱负责带岩桥桑去见琢君。”
所以,特意叫上天谷真利,就是因为人家姑娘老实听话吗?
一支组合当中年纪最小的“末子”,要么成为大家宠爱的弟弟妹妹,要么就被无限使唤。天谷真利显然是后面那种。
于是——
重生之鉆石豪門 茗末
这天晚上,石井兄妹两个,进了迪斯科就像闻到味儿的鲨鱼,开始各自去狂欢,渐渐忘记了这次过来的真正目的。
岩桥慎一扭过头看看天谷真利,天谷真利也扭过头看看他。
“美奈子桑真够了解自己的。”岩桥慎一忍不住吐槽。
天谷真利为他的话一笑。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